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四川日报》:梦魂相萦大山情
发表日期: 2002-07-02 作者: 肖静 文章来源:四川在线
打印 文本大小:    

 

   茂县政府执意为刘照光立碑。该县历史上,县政府头一次为一名科学家立碑。

 

   县委副书记、县长马福寿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尽管这样做有些违背刘老师的意愿,但相信九泉之下的他会谅解,我们只想表达全县人民的敬仰。

 

   立碑当天,大雨如注。几十位干部、农民戴着素色小花,含着眼泪,自发前来背石筑坎。

 

   碑文上写:“……为完成刘照光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夙愿,让后人继承他未完成的事业,特立此碑以示后人。”

 

   写在西部大地上的“论文”

 

   拥有十万人的茂县,全国唯一的羌族聚居区,九成以上人口是羌族。地处干旱河谷地腹心地带,长期以来茂县为贫穷所困。

 

   只有解决贫困问题,生态恢复才能深化。1985年驻足于此的刘照光,在开展生态恢复重建国家课题的同时意识到:一个地区生态恢复重建必须与当地产业结构调整、资源基地建设、地方经济发展及群众脱贫致富等相结合。

 

   他选择了从红豆杉入手。

 

   红豆杉,国家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可提炼出有独特抗癌作用的有效成分紫杉醇,其制成的针剂药物,国际市场上供不应求,价格高昂。由于含量过低,近年来红豆杉被过度采伐,生产空间缩小,资源环境恶化。

 

   刘照光带领科研组研究出红豆杉的人工栽培技术,并手把手教给当地林业部门工作人员。

 

   “我是刘老师在茂县的弟子!”茂县林业局局长、九峰公司董事长余海清总是这样骄傲地介绍自己。

 

   1998年,余海清在刘照光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迈出人生路上关键一步。他领头建成四川西部天然林停伐后的第一家高科技企业九峰天然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这也是全国第一家同时拥有栽培基地和生产线的红豆杉开发企业。一心扶持民族地区发展的刘照光及其科研组,放弃了公司主动给予的10%的技术股份,将历经多年研究成功的红豆杉栽培技术、紫杉醇原料药提取和分析测试技术无偿交给九峰。

“生态链+产业链”,九峰如虎添翼,飞速发展。公司高起点引进美国、以色列设备,建成5万亩高科技大棚,去年年产值就达2000万元,今年接下欧共体10万支紫杉醇针剂的订单,预计产值可达5000万元。

 

   一个九峰公司的崛起,几乎撑起全县财政收入的半壁河山!原来“生态链+产业链”竟然可以帮助民族地区走高科技脱贫的道路。县领导和当地人民观念为之一新,“药业为骨干”正式被写进全县经济发展的思路中。

 

   刘照光清醒地意识到:百姓若无生计可谋,最终还会去破坏生态。除红豆杉外,他帮助当地引种了以前从没有过的葡萄、草莓、薯蓣、玫瑰等,并指导农民要及时改良品种日趋老化的茂汶苹果。

 

   思路依然是“生态链+产业链”。玫瑰不只供观赏,它可以酿制玫瑰蜜,精深加工可以提炼香精油;茂县有着与澳大利亚、法国、美国最佳葡萄产地一样的气候条件,每年旅游人数达百万,何不建羌寨酒堡,让旅客参与葡萄酒的酿制,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又带动酒业和特色农业?……

 

   农民们记着了刘照光老师的话:“你们需要什么,随时来找我们。”他成为当地干部、百姓治山招财的“神”。

 

   刘照光言传身教,从一个宏观战略性科学家变为应用型科学家,将论文书写在西部的大山,“写”出了一生中水平最高的“论文”。

 

   一个“传统”与“超前”的人

 

   如果没有当年刘照光参与领导的四川薯蓣资源全面的调查,也许就不会有李伯刚对地奥心血康主要原料药薯蓣进一步的应用研究,那么也就不可能有今日地奥集团年产值15亿元的辉煌。

 

   现任亚搏体育app手机版所长、地奥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李伯刚谈起前任所长刘照光,深情地说:他喜欢穿中山服,是个性格传统的人;但在科研及管理意识上,他却是率先“穿西服”的人。

 

   1988年,当李伯刚怀揣科研成果寻求转化时,仅有一家公司愿出10万元转让费。在所里转让与不转让的两种意见交锋中,刘照光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鼓舞:“自己做出来,证明一下我们的科研成果究竟值多少钱!”李伯刚这样做了。在担任所长期间,刘照光又顶住部分职工的置疑,对地奥公司坚持放水养鱼,将财权、人权下放到公司,支持公司不受所里体制的影响,在市场经济道路上大力发展。地奥真的壮大了。

 

   1992年,在尚无任何文件的情况下,为了吸引人才,刘照光果断拿出一个单元的新房分配给刚到所工作的博士。他处处显示着超前而开放的科研及管理意识。然而,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却是一位相当“传统”的人。

 

   这种“传统”更多地表现为他的宽容、谦和和不谋私利、甘为人梯。在儿女眼中,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身为所长和地奥前任董事长,他却从来没利用职权为三个子女安排工作,至今大儿子还在老家镇上工作,女儿还在当临时工,小儿子同样是自力更生从事民办教育。他有三个“家”,除了大山、办公室外,真正的家成了他的“旅馆”。儿子刘波曾对父亲有怨言:从小到大,父亲对家庭付出得太少,有时一年甚至只见上两次面,印象中他只是一个“严父”。直至去世前,父亲还专门对三个子女交待:“在我身后你们不要向研究所提任何要求,一定要努力劳动,好好做人。”

 

   然而在所里年轻人和学生眼中,刘照光是恩师,也是慈父。他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努力提升年轻人的学术水平。

 

   对家在农村和来自沂蒙山区的几位学生,他总是用自己并不宽裕的工资给予悉心资助。而对指导学生完成的论文,凡是他没亲自动笔的,他都不会挂上自己的名字。

 

   在整理刘照光的遗物时,人们在他办公桌抽屉里发现了一本职工花名册。这本奇特的花名册上,很多职工的名字后面都划上各式各样的符号。原来它们是刘照光对职工们具体情况的分类标注。谁需要科研经费支持,谁需要再教育以提高技能,谁尚未分配到住房,谁还没有婚配成家……他都一一记载,将点点滴滴放在心上。

 

   生命与青山同在

 

   长期的野外工作,刘照光忽略了一年一度的体检。19995月,在茂县出差的他,突然咳血不止,回到成都后被诊断为中晚期肺癌。

 

   生命剩下不多的时间。刘照光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开始以顽强的毅力和超越生死的气概与病魔抗争,并加倍地忘我工作。20005月,当他做完肺切除手术、化疗出院时,第一件事就是拖着虚弱的身体,径直回到办公室。他依然带病出差去他一手建立的茂县生态站,并一如既往地为站里的职工们捎去自己掏钱买的日用品。他的心仍然牵系长江上游生态重建,积极地主持“九五”国家重大科技攻关项目和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重大项目……

 

   家人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一天天消瘦。身高1.83、体重90多公斤的他,短短几个月竟一下子消瘦30多公斤。在饱受病痛折磨、生命最艰辛的时候,唯有工作能消除他的痛楚。只要与同事、学生谈到工作,他顿时会精神振奋、神采飞扬,全然不像一个重症病人。

 

   200112110点,弥留之际的他突然睁开双眼,张大嘴,仿佛有话要说。儿女扑在床前:“爸,你放心走吧,我们一定按你的意愿去做。”他目光柔和,却仍然不闭眼合口。站在一旁的两位学生潘开文博士和包维楷博士,突然领悟到什么:“刘老师,你放心,我们一定做好你没做完的事。”话音刚落,他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他的确可以放心而去。学生吴宁不负重托,成为国家“十五”攻关项目“中国西部地区重点脆弱生态区综合治理技术示范”的首席科学家。而他的老朋友印开蒲也接过他的大旗,继续推动长江上游地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以及全省国家级和省级自然保护区的建立。

 

   刘照光的唯一遗愿,是将他的骨灰洒在他长期工作的茂县生态站和泸定县海螺沟。海螺沟人民不能忘记,正是他主持编写的一本《贡嘎山植被》和在《中国建设》杂志上发表的“贡嘎山考察记”,让世界更多地知晓了海螺沟;正是他参与申报成功的贡嘎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和冰川森林公园,让乡亲们不再守着美景而贫困。

 

   遗体告别仪式上,400多人自愿而来,人们扶老携幼,泪湿衣襟。

 

   他走了。儿女们惊讶地发现,父亲办公室里有一大堆他们从未见过的财富———中科院首届“竺可桢奖”、全国科技扶贫先进个人、四川民族团结先进个人、全省优秀共产党员……

 

   他走了。办公室里依旧挂着他点染山川的地图和计算生命价值的年历———他是大山的儿子,有形的躯体和无形的梦与魂,都已回归于大山……

 

   大山长青,忠魂不灭! 本报记者肖静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亚愽国际app下载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