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四川日报》:我为生态四川当“环保智囊”
发表日期: 2006-12-03 作者: 文章来源:四川日报
打印 文本大小:    

2006年,我省环保建设两个关键词颇为响亮:“建生态四川启动年”、“还三江清水攻坚年”。而如何对接决策层与百姓的关注焦点?如何借脑专家推动环保工作难题?“‘环保智囊团’是我们的智力支撑。”113日,省环保局局长田维钊表示。

  说起“环保智囊团”的由来,要回溯到20051月。

  当时的全省“两会”上,广元代表团的翟峰等11位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省长有必要聘请环保智囊团的议案》。代表们认为,近年来我省将环境保护作为民心工程之一,环保也列入省政府重点工作。不断加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初步遏制了环境恶化的趋势。但在新一轮经济发展高潮下,生态保护等问题成为亟须解决的热点。“实现我省社会、经济、文化的协调发展,应着重解决好地方领导只盯着一个指标的问题,要让他们考虑到长远的发展,即树立科学、正确的发展观。”为此,代表们提出聘请一批环境与生态保护顾问,组成“环保智囊团”。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份议案引起省政府及各方面的重视。430日,在省政府第62次常务会议上审议了省环保局、省科技厅《关于加强我省生态环境重大决策专家咨询工作的请示》。6月,省社科院副院长杜受祜等8位专家正式受聘为顾问,增加、充实到省科技顾问团生态环境组中,组成目前有22名专家参与的“环保智囊团”。

  “这次开了先例”,省科技顾问团决策咨询部部长张志说,顾问是每5年一届,第五届顾问2004年才换任。以往在任届期间是不会更换或增聘顾问的。

  自组建以来,“环保智囊团”提出了8个建议,参加了我省“十一五”规划的编制、咨询及《“生态四川”纲要规划》咨询,并承担《构建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产业》等课题,充分发挥着参谋的作用。

  作为省内环保生态领域顶尖的专家学者,他们并非仅有高深的学问,随着记者的探访,决策建议背后,一个个情系民生,情系天府山水的故事生动再现……

 

  专家热评环保:新气象与任重道远

  “环保,一刻不能高枕无忧。”采访中,省环保局局长田维钊和智囊团多位专家的观

  点不谋而合。113日,面对记者“是否如履薄冰”的提问,田维钊用了“任重道远”一词来对应。

  2005年,环保以极高的关注度出现在公众生活中:全省上下重视程度、推进力度达到新高度;各部门形成齐抓共管、多轮驱动的新格局;企业出现“我要治污”的新气象;形成人人参与环保的新氛围。

  “三个整治、一个确保”,看似简单的8个字,却关乎发展全局和百姓生活质量。整治工业污染源、城市污染源、农村污染源、确保人民群众饮水安全,2005年环保重心得到进一步落

  实。岷江、沱江、嘉陵江等主要江河出境断面水质进一步好转,绝大多数出境断面达到Ⅲ类水质标准,不少出境断面有时达到Ⅱ类水质标准。城市大气质量进一步好转,达标率比上年增加3个以上百分点。生态建设进一步加强,新建2个省级自然保护区,批准5个省级生态示范区

  建设试点单位,批建10个省级环境优美乡镇建设试点单位,新增50家省级生态园区。

  8个字的含金量有多重?“面临诸多难点,凸显4大亮点。”对2005年环保重心,专家们得出总体评价。

 

  生态四川提法几易其稿

  局长感言:

  采访中,田维钊透露,在建设生态四川的规划中,曾有过“生态大省”、“生态强省”的提法,后来几易其稿。“我们认为‘大’和‘强’是量的概念,并不能体现质的变化,在专家建议下,规划中就只强调‘建设生态四川’,观点更鲜

  明。”

  专家视角:

  四川现代旅游工程研究所总工程师陈茂勋三句话不离本行:“‘生态四川’是个大的概念,落实到一些具体事情上,如生态旅游,没有大的冲突,重在改变观念,要更尊重自然。四川的旅游业要提升,需要吸引更多海外游客。由此,保持原生态场景尤为重要,景区内要尽力减少餐饮业。一些景区仅仅因为餐馆油烟和废水,环境就招致破坏。”

  而省社科院副院长杜受祜谈及生态四川建设,有些兴奋:生态建设地区补偿的机制和体制问题,是他去年的研究重点。“虽然这个问题说了多年,依然没有推动起来。在确定补偿对象和定量化标准上困难重重,即使在专家咨询层面,仍没有可操作的方案或建议提出来。这就当作我今年的‘一号’课题吧。”

  空气质量提升生活质量

  数据支持:

  根据省环保局公布的数据,2005年全省主要城市空气质量稳定,部分城市有所好转。空气质量优良的城市增加了1个,即绵阳;空气污染严重的城市减少了5个,空气质量达标天数较上年有所增加的城市新增11个,包括宜宾、攀枝花等。

  专家视角:

  杜受祜认为,当前我们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发展阶段,也是环境破坏严重的阶段,全国大气污染严重的城市普遍面临重点建设与环境容量的问题。“未来能源短缺将是一种常态,协调能源发展与环境问题,这不仅摆在专家笔头,也摆在决策层案头。”

  江河水质好转不忘预警

  数据支持:

  2005年我省主要江河流域水质基本稳定,原来污染严重、多年没有达标的沱江,2005年实现零的突破,全年有20%的断面年均值

  达标,其中11.8%的断面达到Ⅱ类水质标准。

  专家视角: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研究员陈国阶准备在今年着手“我省未来发展过程中可能会发生的重大环境问题的预警”研究。他说,近段时间以来,因环境污染造成的重大事件已经严重影响到老百姓的生活,如松花江污染、广东北江污染、湖南株洲镉污染等。

  “当前我省生态环境仍面临威胁,通过研究找出问题,对可能引发的重大事件提出预防措施,是当务之急。”陈国阶认为,对可能发生的环境问题作出预警,可以将对老百姓正常生活的影响减至最低。

  “零点行动”仍未结束

  局长感言:

  2004年,我们重点治理了500多家污染企业,去年监督治理了237家排污企业。不同的是,去年我们实施了“零点行动”,对完不成任务的企业坚决关停。可以说,如果没有专家参与的调查研究结果支持,可能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因为,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大多数高污染企业前景不被看好、经营困难,与可持续发展背道而驰,付出的生态代价太大。

  最后通牒:

  11日零时,是省政府针对2005年全省237家重点工业污染企业限期治理“倒计时行动”的最后期限,“零点行动”督察组在最后时刻关停了7家未完成治理的企业,对知名企业沱牌集团实施了限产停排。

  其实,去年全省工业污染源整治,各市州还在市县范围内清理整治了806家企业,全省共治理1000多家,污染负荷得到大幅削减。强硬措施促使很多“老大难”企业在去年投入巨额资金治理污染,一大批企业由“要我治污”变为“我要治污”。

 

 

沿着紫金莲盛开的道路

  印开蒲中科院成都分院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省政府参事。最早提出建立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稻城亚丁自然保护区的专家之一,提出为亚丁命名“最后的香格里拉”。

  “岷江蓝雪花,钻石状的绿叶映衬着灰色的石灰岩,白色的砾石,依偎着岷山脚下的河水。”这是英国诗人格林·斯托霍克在《超短波的中国蓝》中的诗句,描写的就是紫金莲。而“环保智囊团”专家之一印开蒲去年提交的建议,就与这盛开在岷江河谷的小小野花有关。

  作为最早提出建立九寨沟保护区的专家之一,时隔30多年,他又建议发展入境生态旅游,并有了初步设想,将其中一个产品命名为“重走威尔逊之路”。

  “威尔逊是20世纪初期世界著名的园艺学家、植物学家,在西方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被称为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印开蒲告诉记者,从1899-1911年,威尔逊先后4次来到中国,其中3次是到四川,将1500多种植物引种到西方。在西方各国的皇家园林和私人花园里,很多园林植物是从四川引种的,其中就有非常受欢迎的紫金莲。

  提出这份建议并非印开蒲面对小小野花的一时冲动。在这位62岁的老人40多年的川西调研中,他早已深深感受到四川拥有发展入境生态旅游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仅打造“重走威尔逊之路”这个旅游产品来讲,四川具有在北半球范围内除热带雨林以外的所有植被类型,生长着近万种高等植物。报春、迎春和木兰花在大地千里冰封时争妍斗奇,夏日里漫山遍野的杜鹃、百合、毛茛和绿绒蒿花装扮着河谷、原野,秋季菊花迎着金风盛开,龙胆花把高原湿地变成薄雾般淡蓝色的池塘,傲霜绽放的腊梅在凛冽的寒风中摇曳……这一切在人们眼中,都是那么值得向往。

  3次陪同外国友人重走威尔逊之路的经历,让印开蒲感受到开发生态旅游的潜在机遇。1997年,威尔逊逝世近70年,英国皇家园艺协会组织的考察队到四川西部观赏野生花卉。这些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队员,仅想看看野生花卉生长的故乡。为了看到一种花卉,一位82岁高龄的二战老兵也从不掉队。

  这次陪同考察中发生的一个细节深深打动了印开蒲。岷江河谷一处悬崖上,岷江百合正盛开,队员们几乎同时惊呼:“停车!帝王百合!威尔逊!”有人甚至激动地流下热泪。当车门一打开,秩序顿时大乱,他们竞相穿过公路走向路边悬崖上的岷江百合,全然不顾公路上穿梭的车辆。事后队员们在向印开蒲表示歉意时说,在他们的花园里,几乎都栽有岷江百合,他们把这种美丽的百合称作帝王百合。

  随后2003年和2004年,陪同国外考察队、杂志记者在岷江流域和川西的考察中,每每看到这些外国友人万分虔诚地按动手中照相机的快门,看到他们激动地凝眸久久不愿离去,同样的情绪感染着印开蒲。

  在多年调研和思考的基础上,他在20058月提出《关于加快发展我省入境生态旅游产品的建议》。该建议甫一提出,就受到省政府领导的重视,并作了重要批示。200511月,省旅游局规划财务处请印开蒲就此事商谈,并与四川旅游规划设计院和中科院成都分院生物研究所生态中心,就开发“重走威尔逊之路”旅游产品达成共识。

  印开蒲说,还有一些不利因素在折磨着“西部花园”:一些污染严重的企业悄悄从沿海发达地区迁移到这里,违规修建的水电站使充满生机的河流变得干涸……他认为,发展生态旅游才能让我们的“西部花园”更加美丽,让旅游者感受自然、感悟历史,让原住民从旅游开发中受益。

 

 

说真话是科学家的良知

  采访中,田维钊并不回避身处环保高难度和公众高关注度中的“如履薄冰”。他告诉记者,过去一年,环保工作虽然取得了较好成绩,但环境形势依然严峻,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突出的矛盾: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发展与保护的矛盾、当前与长远的矛盾、开发与利用的矛盾、环保能力建设与环保要求不适应的矛盾。

  环境保护任重道远,这些问题在智囊团专家们看来更是急迫的现实。

  陈国阶已连续三届担任省政府顾问,长达15年的时间。让他感触最深的是,作为科学家首先一定要说真话。他告诉记者,每个生态环境问题都与老百姓息息相关,如饮水安全、食品安全、大气质量。他赞赏重大环境事故及时向老百姓公开的态度,也希望公众积极参与到环境评价中来。

  杜受祜是几个月前新加入“环保智囊团”的成员。他认为老百姓的环境意识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关。“江河源头、涵养水源的关键区大多是贫困地区”,由于他长期在贫困地区调研,深深感到,寻找到生态保护和地区致富相结合的道路,才是最好的环境保护方法。

  

 

没有那棵树,我就没命了

  陈国阶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省科技顾问团生态环境组组长。曾主持“七五”国家攻关课题《三峡工程对生态与环境的影响及对策研究》。近年来,他着力于岷江上游生态环境的恢复与重建研究。

  陈国阶的《四川省生态环境的现状和对策》是“说动”了省长的建议之一。

  他笑着告诉记者,这份建议共有4个版本,课题完成时是7万多字,出书时用的3万多字的版本,送给省长批示的版本是1万字,还有一个3000多字的版本成了省科技顾问团的建议。

  尽管版本不同,核心内容却凝结着一位科学家对我省生态环境的忧虑。在各地的调研中,陈国阶发现,有的地方建成的污水处理厂没有投入使用,有的火电厂要么不安装脱硫装置,要么安装了也不开机。诸如此类不应用治污技术,对生态环境的漠视和破坏,加之财政投入的捉襟见肘,让这位老专家心急如焚。

  这份长达几万多字的研究成果,从我省的生态功能及战略地位、生态环境建设的态势、生态环境恶化的原因、生态环境建设面临的主要挑战、可持续发展现状评价和对实现生态环境建设目标的战略思考等6个方面充分论述了我省生态环境所面临的挑战和应对措施。在这次课题研究的基础上,形成了“说动”省长的环保建议。陈国阶很高兴,他感到自己提出的问题引起了省政府的重视,一些相关规划和政策相继制定出台。

  30多年来,陈国阶跑遍了四川的山山水水。通过实地考察,他收集到许多第一手资料,领略到优美风光,可也差点儿付出生命的代价。让他记忆最深刻的遇险是1992年。那是在陪国际专家从理县考察回成都的路上,公路的一边是陡峭的高山,一边是险峻的悬崖,悬崖下是湍急的河流。突然,一棵被砍掉的大树从山上滚下,朝着他们乘坐的车辆冲过来。被树砸着可不得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一瞬间,大树滚落在公路上,刚好落在车的前头。没被树砸着是万幸,可是因这棵树这么一挡,车子直向悬崖边冲去。也因为这棵树,绊住了车的后轮,生生把冲向悬崖的车子拉住了。

 

叠溪开发之辩

  陈茂勋省科技顾问团顾问,长期致力于生态旅游研究,将旅游地学、旅游动力学等全新的理念引入西部旅游开发

  茂县以北30余公里,通往九寨沟公路侧的深谷里,碧波如玉的大小海子(叠溪地震湖),常是途经的旅游者驻足的地方。叠溪-松坪沟,昔日地震遗迹形成宽阔坦荡、波光粼粼的海子湖面,湖光山色,美不胜收。然而如此美景,仍只是九环线上一个短暂的停留点,匆匆的游客们来不及回眸就直奔九寨沟了。

  在叠溪寂寞的美丽中一个矛盾由此展开。

  为开发当地旅游资源,去年6月,有商家在旅游项目策划研讨中提出思路:利用拟开发的水电工程建设“时空隧道”、“影视动感城”和水上娱乐活动等游乐设施。

  但对生态旅游颇有研究的陈茂勋质疑,将所谓“主题乐园”项目搬进自然景区的做法有违生态维护原则,可能对地震遗迹造成破坏。虽然能给当地带来一些眼前利益,却有悖可持续发展。他认为,当地发展旅游的思路不必过分强调九环线上的过境旅游,叠溪-松坪沟完全可以做成全新的旅游目的地。

  陈茂勋向记者介绍,叠溪地震湖是当今世界上保存最为完好的地震遗址,其景观的独特性和生态系统,在全球具有唯一性,国内外地学、地质学、地震学界的专家学者非常重视和关注叠溪地震湖这一珍贵地质灾害遗迹的保护。在尝试提升四川旅游景区品质、打造生态旅游点上,叠溪-松坪沟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地。

  去年822日,省科技顾问团根据陈茂勋的意见提出“关于叠溪-松坪沟旅游开发的建议”,利用保护地球演化进程遗留下来的地质记录,包括地质灾害遗迹这类地景奇观资源作为吸引点,开发旅游。最重要的是“以自然为本”,不要改变大自然留下的奇观。

  记者在顾问团的建议中看到,叠溪-松坪沟景区建设构成包括地震遗迹观光区、地震博物馆、半环湖观光步道、乱石公园等。陈茂勋建议,尽可能减少在叠溪地震湖边大兴土木,将商业服务放在离湖区30公里的茂县县城内,让当地社区居民参与湖区特色服务。这样县域的经济和社区居民的利益都能得到保证,而最重要的是自然景观不会遭受过多影响。

  以上建议,听上去很美,但能否得到真正认同,陈茂勋却没有把握。

 

百姓环保出题:听听专家怎么说

  每个生态环境问题都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环保智囊团的专家们承担的另一个义务是搭建政府与百姓沟通的平台。

  采访专家之前,记者在市民中作了一次小型调查:“环保问题,百姓在关注什么?”收集到6大焦点问题,包括水质、噪音、汽车尾气、生活垃圾、医疗垃圾、酸雨。对百姓关心的这些话题,专家们怎么看待,有何高招?

  A)生活垃圾:不必一埋了之

  垃圾也是资源,我们却把它放错了地方。

  这是一个老话题,但让成都理工大学教授吴香尧遗憾的是,据他调查,省内18个地级市修建的生活垃圾处理工程,除9市保留堆肥工艺外,另9个地级市处理方式全改为单一的卫生填埋。正在建设或筹建的98个县市和县城生活垃圾处理工程,除彭州市外,均采用单一的卫生填埋方式,垃圾中可回收利用或再生利用的物质一埋了之。

  “其实现在的城市环卫管理并不缺经费,居民也能支付处理费用,重要的是观念难以转变。”吴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社会各界的迟钝,让人很遗憾。娃娃在这一点上,比成人有意识。”为此他提出,现在不妨从孩子开始培养诸如“垃圾分类”等环保意识,督促或纠正成年人乱投放垃圾的行为。

  B)地下水:丰富下潜藏污染威胁

  西南交通大学的专家傅永胜通过顾问团向有关部门提出“关于开展成都平原地下水污染现状调查及可持续利用的对策建议”。他介绍,地下水污染具有积累性、滞后性、潜在性,并和土地污染相互关联,所以一旦被污染则难以治理。我省一直以来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水资源大省”,在地下水研究方面没有给予足够重视,若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仅成都平原部分地区20年后将可能出现“无处找水的现象”。

  C)减少噪声:让城市的梦更宁静

对于城市人最关心、最担心的噪音污染,傅永胜说,现在人们的居住条件改善了,城市变得更漂亮了,

  可噪音问题却没有很好解决。如高架桥周边人口居住密集的地区,交通噪音很大,而设置噪音屏障的地方不多。同时,城市路面应减少硬化混凝土的使用,提倡用沥青路面,可以减小交通噪音。

  D)汽车尾气:建议提高排放标准

  汽车越来越多,尾气污染、大气污染、扬尘造成的空气质量问题也越来越引起百姓关注。

  傅永胜认为,扬尘在一定程度上是管理不严造成的,城市的工地和街道清扫方式都需要改进。就汽车尾气问题,他认为只能依靠技术进步来解决,应将提高排放标准纳入政策导向中,引导购车意向。

  E)酸雨:期待投入到位

  对于百姓关心的酸雨问题,成都理工大学教授吴香尧认为,企业使用燃煤排放二氧化硫气体,是造成城市酸雨的主要原因。这类企业必须使用相关的治理设备,并加强使用过程中的监管。我省酸雨现象比较严重,主要原因在于投入和管理还没有到位。

  F)医疗垃圾:20个处理中心在评审

  医疗垃圾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作为固体废弃物处理专家,吴香尧告诉记者,高温蒸气消毒和焚烧热解是处理医疗废弃物的主要手段。他介绍,最近省内有20个医疗废弃物处理中心项目正在评审,一旦上马,将来医疗垃圾都将集中到这些处理中心,消除固体废弃物的“第一隐患”。 本报记者陈四四黄里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亚愽国际app下载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